泛黃的絕唱

和子

輕撫石章,總不信:
還會留著
這枚,有裂紋的印,
不過是一塊
被鑿字的石。
篆體紅泥,印證石的
不死?
還是,在永頌
刻刀的牙齒,以及
一個雕刻家的
心雕。
那雙手,叩切推捏,
懸壺濟世;無端
愛上,金石,還有那個
塗鴉者。印與詩書,
是一紙
已泛黃的絕唱。
「留著,」他耳語:
讓它守護你。
他不知,有些告別
是最後相聚,那枚
印章卻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