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星星

琉璃糖

細細剪裁一束花枝
安放進日漸瘖啞的玻璃瓶裡
問你最近寫了些什麼詩
你微瞇笑眼慢慢望向我
我卻隱隱感到不安
那是對花束的欣慰
是療癒
還是對自我的慰留
用一如以往妥貼的聲音說
沒什麼特別的

調色盤上的顏料悄悄迸裂
完成的作品出現空缺
你看向瓶底的水
遺失了想像的自由
熱忱在心底冷卻
牽起你的手試圖鼓勵
你收回自己說
需要一點空間

為下午準備甜點
注意到冰箱外貼了
被撕開的日曆一角
背面寫著你昨日的喃喃自語
私自將情感冷藏

直至絲質的窗幔擺盪
風走過瀕臨凋謝的花辦
撫摸空白的畫布
吹散你恍如雲煙的身影
我才從生活中驚醒
無論怎麼將你定位
可視的範圍裡
再也尋不著溫暖和煦
來自於你的光芒

沉寂的你
是否得以熟睡在誰的懷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