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凱瑩 

黃色與金色之間
映著屬於我,陌生的面具
喝下以後
變得多愁善感
思緒融入窗外
那股一湧而發
從天而降的淚水
繼而想到被關在窗內
困於房子的我

早已說不清是恨是怨
海馬體還有些記憶
啪啦
碎散晶瑩鋒利的石子
還有懦弱的大花曼陀羅
妳拿起塑膠包裹的鐵衣架
一下又一下
一句又一句
直至衣架形變,再無重用之日
家裡失去一隻玻璃杯
內心徒添一道灰

忘了
何時從比賽場地搬回兩個杯和三塊金屬
高漲的情緒被惡言覆滅
不務正業不切實際不知所謂……
出自妳的唇齒
一句又一句
一下又一下的
擊打本已碎裂的心
永恆屬於言語
屬於影子

最後一個杯
從異國歸來
忍受髖與膝的哭喊
盡了我的義務和責任
順應妳的渴望
把區旗與區徽藏起
把捧杯的合照燃燒
把十年的汗水遺忘
成了妳理想的
女孩

盡了我的義務和責任
回家,我遞給你一杯水
回家,我斟了一杯酒
妳無法聽見,別人口中的婉惜
只忍受寮屋永無止境
螞蟻啃咬木椿的
微響
理解,也許不理解
數字的誘惑

枝椏爬上生鏽的窗框
窺視窗內生鏽的我
丟掉指南針,丟掉燈塔
丟掉一個又一個的

而妳穿著工人服
酣睡於沙發
茶几上安放著
一個空洞的玻璃杯
與一個注滿微暖的水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