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殤

蔡武松

粼粼的眼眸,繡滿
蕾絲鹹濕味
滾燙的記憶,滿是
宿命的咒語

回憶常在微黃的夕陽下
裂出荒蕪的深刻,逢縫
像蔓生藤蔓,蜿蜒蝕骨
如深巷 如長弄,迷惘

懷念像玩物,定格於
時間燈火的冷冽對望,轉個彎
常成無可挽回的枯骨,割捨則
成記憶的緘默,蜷曲

將近的天黑
正撰寫著試圖挽回的細節,而
冗長又冷清的疊疊詩篇,則在
瑟瑟傷感裡低吟著那抹淒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