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境

語凡(台灣)

自懂事以來
就不知道要往那裡走
目的地在那裡
要走多遠 需要多少時間,只知道
每一幅經過的風景都有開端與結束

這樣的困惑
和沒有確切答案的影子
從孩提就開始思索
直到現在進入古稀加五
還是茫然無所知

或許,人生就是
被上帝資遣的流浪
不需要目的地,只要
依著呼吸脈動往前走即可
存在,是唯一具有意義的目的

(存在,在意義上長可極長;短可極短。和生命長度無關。)

走了這麼長的路程
發現自己不曾想要什麼
可內心深處卻有一個空洞
感覺從來就沒有飽滿過
不踏實,甚至覺得未曾活著

數十年來
將繁殖下的人員稱為「家人」
彼此透過「稱謂」圈成一個迴路
將心放在迴路裡相互取暖
然後,填加一些情愫,讓它
變成一道粘粘膩膩的「歸屬」菜肴

每天和太陽一起起床
用盡身上的光線將背脊挺直
擺出年輕姿勢用力登上年輕陡坡
到了山頂再用力深吸一口年輕的山嵐
好像山、花卉、草木、澗溪、我
都變年輕了。諷刺的是,
鑑識的鏡子總會在回途告知:你老了

PS.我是上帝與神明的斷絕往來戶。所以只能訴諸文字聊表無奈(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