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之後

楊冰峰 

你告訴我昨夜輾轉難眠,
因為你無法理解我對死後的安排。
我說一個瓶子太狹窄,
而且昂貴,
像生時拼命為了住著的地方,
我以生者想像死者的侷促。
我想隨風上天下海入地,
除了人聲,其他的都可入耳,
我想到人跡罕至的秦嶺,
我想到蒙古馴服一匹野馬,
我想潛入馬里亞納海溝,
看那些比外星還要奇怪的生物,
人類正懸賞尋找外星文明,
卻對已知的生命殘忍。
你們應可知,
嘴巴出來的都是謊言。
我想躥騰在一個個山巔,
雪一直落,為了一片白,
一個道士在雪中舞劍,
口中念念有辭,
不像李白借髻修行,
我還是繞道而行,
畢竟人間無靜土。

我將你擁入懷中,
我很難解釋我的恐懼,
不想別人拿我的死作一次高昂的買賣,
我也相信死是另一種烏有。
你說想我的時候去那裏找我,
四面八方都是路。
清明時節雨水飛濺的時候,
別人仍有牧童指路,
而我肯定不來杏花村沽酒。
你一想到這裡,恐懼就像夜裡的喧囂。
唉!
我何必為了蟬蛻而固執,
我何必為了衣冠而成塚,
一切之後,灰還有意義嗎?
我何必要你將照片撕毀,
靈魂才能飛行。
啊!
一切之後,我仍在你心裡,
像陌生人般模糊,
只有發生過的事情,
似真而幻。
無數女人影入眼簾,
只有你留拓片。
柴扉緊閉,落日轟然墜地,
你是一切遐想,揮之不去。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