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造星夢

鄭竣禧

力生為女兒Faye戴上一款名為「造星夢」的VR實境模擬眼鏡。

戴眼鏡後,年僅九歲的Faye置身舞臺演唱﹕「夢中人,一分鐘抱緊,接十分鐘的吻……」一千名歌迷瘋狂喊叫﹕「我愛Faye」。在歌迷歡呼下,Faye邊唱邊露出梨渦淺笑。

唱畢,Faye脫下眼鏡,跑近力生問﹕「我唱得好聽嗎﹖」
「唱得比Whitney好聽哦﹗」

力生豎起拇指,心裡卻感到女兒囉嗦。她足足問過三次﹕好聽嗎﹖好聽嗎﹖好聽嗎﹖你是我的女兒,怎會唱得不好呢﹖他不僅為女兒遺傳他的歌唱天分驕傲,更為他的創意驕傲。

「造星夢」是力生的得意之作。自從譚悅忻 (Whitney) 在美國真人騷節目《全美造星》演唱 一舉成名後,家長們一窩蜂強迫兒女學唱歌。因此,力生這位電腦科技公司主席製作這款VR眼鏡,滿足家長的虛榮心。

其實,力生的野心不止於此。他安排Faye演唱「造星夢」的廣告歌<夢中人>。廣告播放後,Faye的空靈嗓音讓她獲譽「小王菲」﹔更有音樂評論家說,太多人崇尚巨肺歌喉,Faye的歌聲宛若清溪,洗滌人心。

如今,眼鏡賣個滿堂紅,Faye又成為童星,可謂一箭雙鵰。可是,Faye從未公開演唱,因此力生要求她戴眼鏡練習。

「嘗試在一萬人面前唱歌吧﹗」力生說。
「不,太多人……」Faye露出一副膽怯的面容道。
「Whitney可以,你更可以﹗而且你下周登台,現在要學習面對群眾哦。」

力生再次為Faye戴眼鏡。萬人空巷,讓她緊張得掌心滲汗。但是,當她看見萬人吶喊「我愛Faye」,虛榮感從心底奔流全身,驅動她賣力獻唱﹕「夢中人,一分鐘抱緊,接十分鐘的吻……」

終於,Faye突破自我。只是,她的空靈歌聲略帶哀愁。

「爸爸,我昨晚夢見Whitney,我想約她玩。」Faye撒嬌道。
「她是你的競爭對手﹔你不能跟她玩﹗」力生臉露不悅。
「我們曾一起學唱歌,我想再次和Whitney合唱。」
「你們同齡,又一起練歌,但她揚威國際,你卻從未登臺,丟架﹗」

其實,力生不是不滿Whitney,而是不滿她的爸爸譚利德。二十年前,力生和利德曾結伴參加歌唱比賽。力生榮獲冠軍,利德屈居亞軍。當年力生準備簽約唱片公司時,家人極力反對。最後,他屈服了,繼續任職電腦程式員,然後自立門戶。他看似事業有成,卻感到遺憾。而眼見手下敗將即將出唱片,又借女兒名氣宣傳唱歌學校,力生眼紅得火冒三丈。猶幸,Faye替他爭一口氣。

看著女兒垂頭托腮,力生解釋道﹕「乖乖,爸爸不想你學壞。」他將譚利德的新聞給她看﹕「利德叔叔偽造學歷,搶走燕玲老師的學生,又不出糧給實習員工……Whitney也像叔叔那麼壞,你跟其他朋友玩吧。」
「我在學校跟同學鬥考試高分,現在連Whitney也變成競爭對手﹗我哪有朋友﹖」Faye眼泛淚光。

我哪有朋友﹖聽著女兒哽咽,力生反覆問自己﹕我哪有朋友﹖我哪有朋友﹖我哪有朋友﹖

有,譚利德﹗我們唸中學時每天夾Band,長大後互相鼓勵,彼此女兒亦成為歌友。究竟,從何時開始,我和利德化友為敵﹖

驀地,力生為Faye拭淚﹕「對不起,我下次帶你去公園結識朋友好麼﹖」
「好啊,很久沒去公園﹗」Faye破涕為笑。

力生離開錄音室,到客廳致電下屬﹕「準備研發新眼鏡,讓小孩戴眼鏡和虛擬好友一起盪鞦韆、捉迷藏,眼鏡肯定熱賣﹗」

掛線後,力生望向牆上的王菲海報,心想﹕王菲童年時缺乏父愛,寄人籬下,我卻教女兒唱歌,為女兒製造朋友。

呵,我真是個好爸爸﹗

(編按﹕本文節錄自《二O二二年香港小說學會文集》,原題為<明星夢>,2022年1月8日修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