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我可否

肥松

帶刺的是那早就泛黃的書頁
記載著人類的歷史
週而復返般
像漂流瓶裏捎帶的信
寫上收款人是個誤會

大概是分不清的嘴面
由邊角料拼湊而成
自吶喊中逃出

一隻隻手無力般扼向喉嚨……
是時候作個了斷嗎

四竄的盡是冒泡的人

後來只知
頸上的勒痕成了活死人的印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