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男人,不做破壞者

和子

又下雪了
不在嚴冬,而在暮春
在孕育生命的春天裏
天空降下了冰雪,還有
炮彈

雪,落在聶伯河餵養的地上
上天的悲憫呈六邊形晶體
冰冷透明,悄無聲息

被炸殘的土地已不會哭泣
焦土殘根相擁著安慰彼此
上天能給予的是一張雪氈

「做男人,不做破壞者」
詩人的願望總是天真
他忘了「男人」是個
會膨脹的詞,更是在
毀滅與重建中榨取養分

人,一旦成為
自我「大寫」的男人,必會在
遠征的鐵蹄下尋找榮譽和快感

鏡頭前曾撫摸孩子臉蛋的手
曾安慰失去了兒子的母親的手
曾向烈士英靈獻上鮮花的手
曾簽署過無數和平恊議的手

造物主啊
什麼力量才能讓這欲按下
核按鈕的手指改按
琴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