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mas

雪里 

玄佐吹奏的陶笛,跟墜名寫出來的字,其中含有細微類似風格般的東西。兩個人都被對方的這點深深吸引。

Christmas 這個當地的節日似乎是免不了就要在當地度過了。墜名下所租的閣樓樓梯出門買濃湯的材料時,留意到小棵的樅樹植栽被移至街道的一側,行人們腳上的布鞋也逐漸替換成靴子。墜名把圍巾撥到脖子後方,看了陰沉的白色天空一眼,經過幾家鄰居的窗前往另一個街區走去,玄佐發燒了,他說想吃南瓜濃湯。

Christmas 這個當地的節日有幾首活潑的曲子、幾首動聽的曲子。玄佐一個人在閣樓上對抗著身體的發熱以及異常的寒冷時,常常噁心想吐,但都沒有真的吐出來。墜名工作完在夜晚回到家,看到留言板上玄佐留給她的親密手寫紙片,總是會溫柔微笑。這樣的表情其實對於他來說非常難得又珍貴,但他總在這樣的時刻深陷夢鄉。有的時候,玄佐留給墜名的紙片上會說,「今天感覺好像好一點了,可是沒有妳在旁邊,覺得很寂寞,但也考慮著再次窩在一起時鐵定會覺得更幸福吧。」「聽見對面傳來 Christmas 此一節日的歌曲,我也試著用陶笛吹奏幾首看看,沒有什麼時候比擁有相對音感的這時更令我慶幸。」

墜名偶爾會叫醒玄佐,只是因為墜名也感到寂寞了。只不過這樣的時候不多,在旅宿之地染上風寒,更令人擔憂,玄佐的昏睡多少對他有幫助。兩個人都在晚上醒著的時候,玄佐會跟墜名說他透過床邊的窗戶,看見了哪幾個打扮特別風格的行人、自己做的夢的內容是什麼、南瓜濃湯中鮮奶跟南瓜泥的比例怎樣他比較喜歡。但抱怨最後者時,墜名會朝他扔一個枕頭表示抗議。

下雪的時候,墜名就不出門工作,用她的身體溫暖被子裡的玄佐,兩個人窩在一起。那天,窗外的街道上,有馬車載著 Christmas 這個節日風格的卡片堆、節日聖歌的樂譜,看見幾個行人熱切地談論著圍過去看著。墜名靠著玄佐睡著了,玄佐很想要下樓去買,但是他的身體沒有力氣可以推開墜名起身。他心中有翻騰的感覺下沉,默默地責備自己,應該是他要幫上墜名的忙,但這陣子生病下來,都是墜名在照顧他。墜名她,在 Christmas 的那個日子會期待什麼呢?

那天清晨,他抱著她,把她脖頸背後的被子拉得更加裹住她。看著她的睡臉,今天是他比她先醒過來,因為她也累了吧。前一天晚上可能反而是她工作回來凝望著他的睡臉。他注意到冬日陽光照射的灰塵之下床頭上擺了一本小書,以手翻開看似樸素的小書,裡面居然都是她手寫的字,寫下從相識到啟程、溫柔與冒險,漸漸累積的故事,她的字跡原來跟他小時候認識她時更加地不一樣了,卻是讓他更加喜歡、一樣欣賞的風格。時間給人帶來的轉變、筆跡的風格,或者嗓音的本質,悄悄地在看不到的時候轉化了,卻不令人感到陌生。屬於那個人的質地跟風格,他會永遠在她偶然令人感到魅力時,每次都當她忠實的粉。昨夜該不會是在寫著這個,今早才會起得晚呢。玄佐想。

他拿出這幾天墜名外出工作時,他一直拿著在練習的陶笛,以手指細細搓去指紋及灰塵。心上一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