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雪里

沈盟拎著一個小袋,在校區腳步迅速地走著,筆直朝著程玄佐所在的那棟宿舍前進。「程玄佐,可以下來了!」SNS 上就著傍晚微弱的陽光沈盟發訊息。「沈盟,袋子裡是什麼好東西?」過了五分鐘,程玄佐趴搭趴搭從宿舍大門內上方的卡其色階梯三步併兩步地走下,瞥了一眼沈盟手上的小袋。沈盟因為方才別人幫他順便開門,已走到宿舍裡面大門內側等他。

「你猜猜?」沈盟溫和的笑。
「酒!」玄佐說。
「呆子,是你自己上次推坑我的書啦!」
「被打敗,我還以為沈盟你帶了什麼好吃的。」程玄佐哀號。
「好吃的沒有、好吃的籌碼倒是有。」沈盟表情玄妙。「袋子裡有下一週可以到 M 號廣場換蘋果派的紙券,若說我們有默契,看來倒也不是完全沒有嘛!」沈盟又露出微笑。

「既然你這樣不錯,待會聽你的意見時我會更專心的。」程玄佐也笑著表示。

兩個人走到透明玻璃環繞的木頭風格交誼廳,個別在矮桌面對面坐下,沈盟把擋位的棕色抱枕塞到沙發角落,瞥了立在一旁的報紙架一眼。

彼此提到作品。沈盟看那部作品的時候沒有哭,玄佐倒是流了一點淚。沈盟在心裡覺得程玄佐很善良,但是沈盟也對自己很有認識,他並不覺得沒有因為看作品而哭泣的人就等同於不善感或是什麼,默默聽著玄佐述說而點頭,自己考慮應該是因為自己對很多事情都採取客觀的角度,是個中立者。想到這裡,他至少還算是有一點想從玄佐身上求得認同,忍不住依賴了他、問了他的想法。

「沒有哭也不是什麼慚愧的事情,只是你看其他作品的時候又如何呢?除了愛憐這種情感以外,大多數時候你看作品又會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呢?」玄佐問。
沈盟覺得程玄佐很銳利,也許自己不輕易動搖是優點,但是程玄佐也有他特別的切入點。他思考了一下,開口,「我在看作品的時候,會特別去留意作品的賣點。因為不同的作者會有不同的風格,我覺得收集不同作品的優異之處在心中這個比較來那個比較去很有意思。也許我是相當抽離的人,並不像玄佐你是偏投入的,我們兩個的方式,應該是旗鼓相當。」

「沈盟你說『旗鼓相當』,是想跟我競爭的意思?」程玄佐有些意外地說。
「你太善良了,我自己考慮的比較多,我會希望我跟你是可以在同一個眼界下閱覽的朋友。」沈盟的心思比較深沉,但對程玄佐還是很坦白。「互相支援有什麼不好呢?」

「那改天換你推坑我,有空的話我也想看看沈盟你承認的作品。」程玄佐因為沈盟的肯定覺得比較有自信一點了。
「你很開放!這點也是我承認的阿,而且不應該都是我要承認你,你能承認我,我也很高興。」沈盟說。

「噯,怎麼說,可惡,這種古怪的氣氛是什麼啊,沈盟你不要總是微笑著說出讓人尷尬的話。」
「會感到尷尬的話那我們動起來阿,走,去便利商店買晚餐邊吃邊聊天。」沈盟做出對空氣撈了撈的動作,有點像小孩子。
「哈哈!沈盟你幹嘛突然耍蠢。」玄佐覺得他的動作很逗趣,但放心下來了。
「說我蠢的朋友不多,很高興你名列其中。」沈盟成功逗笑他的神氣表情還是讓程玄佐很難直視。

沈盟整理了一下衣服的皺褶,還是起頭說,「程玄佐你所擁有的自然感可能是我如何想要都擁有不了的,你也可以對自己更有自信,剛剛的切入點不是相當好嗎?如果要我以直覺生出的情感去表現什麼,那方面我不太習慣。不過當然我也還是想、成為善良的人。」

沈盟邊想邊停頓了一下皺著眉頭。

「回到作品,那個因為有苦衷犯錯、後來卻將功贖罪的角色我無論如何無法喜歡,你卻喜歡吧。是嗎?對嗎?我覺得我可能比你想像中要來的黑暗。」沈盟苦笑。「所以我相信你是比想要善良這種動機更坦率的擁有善良,就這點請不要避讓。」

程玄佐聽著無語。感覺朋友的這番話讓他什麼地方踏實、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