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生活

耿凱

我們從沒有如此緊緊的靠攏
在家族裡只是男人與女人的差別
迎接我的是一場除夕的鴻門宴?
棄舊卻又走進一個無法忍受的交際圈
勢利二字像極了一陣風刮過我身體
沒有結果,或者不結果
慈悲的種子從淌血的心中
落到貧瘠的兄弟姐妹情誼之中
一直難以安放的事件
祈求回到記憶原點的執着
這種情感在心上一塊田埂發了芽
遺忘我和弟最後一次見面是甚麼時候
耐心把自己活埋在教學工作裡面
那個叫如的女人的構陷和嫉妒
未知的時辰,花萎落一地
迎接讚美不是我們想要的生活
耐心等待完成弟那些人生的手續
關於死亡的奧秘和輕視
一個按鈕送走了浮腫
送走了冰冷的殼
似在塵土裡衰敗而簇擁的鮮花
一場雨送走黑夜
然後我們寂靜地等待鳥鳴
一種無處安放的虛空
我們又要迎接黎明
另一個未知的時辰
或者更多的讚美
更多的輕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