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軌

鄭偉謙

出面已經沒有可以觀看的大洋
青草及土塊都已經被垃圾碎混凝土
混得不清不楚
昔日人間
被巫語粉碎分裂了心神
難得是晴天像紅面頰的好顏色
太陽像左手的撫摸一樣舒服
就走在鐵路旁常開的車仔麵舖
詩不像鑰匙和硬幣混在一起的鐺鐺作聲
反而像焦慮的面紙早已揉搓作響
我叫了一碗麵
卻已經沒有錢
「不如這首詩和身份證交換一碗麵,好嗎?」
你還是過路,一碗麵值得你日後的青春,食罷
最後我臥榻在鐵軌上
想著又想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