鏤空的向晚

語凡(台灣)

一巒巒汗水灌溉過的山
一條條淚水匯流過的河
起伏間
有多少新鮮的妳我
又有多少輝煌的曾經
縱使有
也都掩沒在 曾經
扛起妳我的巒峰澗溪裡

遠方的風景
總是在夕陽鏤空大海時
才想起我們的蒼白等待
但理想的臉龐早已乾枯
不再新鮮
不再等待

倦鳥朝夕照飛去
炊煙曳著踽踽向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