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拼圖

何佳樺

「我那時懂得做很多衣服。」
「真的?」
婆婆指着相簿裏的相說道:「你看這是我做你媽媽的泳衣」我看了一下相片比現今泳衣當然是簡陋,但這是一件母親做給女兒的衣服,意義是多麼珍貴。
我說:「是,原來媽媽小時候是這樣的。」
婆婆和我繼續看相片,說說這個說說那個
我心裏想婆婆確實很厲害,她家裏的咕𠱸也是她做的,我聽說婆婆很懂得烹調,我印象中吃過她煮的飯很好吃的,可是……

隔了一個月,我們也像平日一樣去婆婆家吃飯
吃完飯之後,婆婆就慌亂地找銀包。
「你把銀包放在那?不是放在你平日手袋裏?」姨媽也很急地說道
婆婆沒有說甚麼,只是去其他地方看看
姨媽也繼續說:「媽媽,你想想看?」
我們幫忙找一下,其他手袋也沒有
婆婆很含糊地:「我這幾天沒有出過去……是沒有出過去。」
姨媽慌了怕遺失了身份證:「媽媽,你記不記得最後一次見銀包是甚麼時候。」一邊尋找一邊說。
幸好找到身份證在平日放在去醫院檢查袋子裏面,不過銀包還是沒有找到。
婆婆也慌:「不記得」
媽媽分析:「沒有出過門,肯定在家一定找到,再找找吧。」
之後在一罐子裏面找到了銀包,我們都知道這罐是平日打麻雀用的。
「啊!我記得了……我以為之後要打麻雀,所以預先放在罐子裏面,怕不夠就可以用。」婆婆恍然大悟地說
姨媽說:「就算是拿來打麻雀用,罐子也有足夠金錢。」
姨媽也繼續說:「現在放回這個手袋先,你記住啦。」
婆婆:「知道啦。」

媽媽坐小巴時候發了短訊給姨媽:「要不和媽媽檢查有沒有腦退化,之前她以為沒有打電話給我,但我下午其實已經打過電話。」
她們互相傳送短訊
我聽著小巴收音機說道拼圖話題:「你喜歡拼圖嗎?」
受訪者說道:「喜歡,拼圖一塊塊拼合一起形成完整一幅畫,少了一塊就不完整。」

隔了一星期之後,姨媽帶了婆婆去檢查
婆婆診斷為腦退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