賺食人

語凡(台灣)

寒薯 寒薯 燒寒薯 好食仔燒寒薯
佝僂身軀用盡生命的力量
向太陽刷出一絲絲的存在
斗笠下黝黑的臉龐 偶爾會
露出一點白與陽光交會〔揚唇露齒〕

阿伯仔,你幾歲“阿擱喋賣寒薯?”
歹命,孫仔小漢 子沒頭路
沒頭路!叫你子去考試
尷尬的嘴唇頓時垂下
將那一點白蓋住 〔維生的笑〕
久久擠出一句“他不會讀書”

會啦,多考幾次就會考到
我嘛考二三次才考上
好意的話語在無知引導下
變得如此貧血
“寒署”聽完也在甕裡冒汗

努力想挺直僵硬的背脊
“先生,你要買幾粒?”
剛問完 傷心畫面一一呈現
低智兒 偷走細軟的外籍媳婦
以及嗷嗷待哺的小孫子 眼淚
沿著雙頰滴落在包紮的紙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