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信

曾倍歡

雙眸燐燐
而水,在心頭泛起身影
沒有櫻花的記憶
有書室的塵埃
掀開,又是一頁
春天

掛號信由那裡開始
不再泊於電話亭
每刻的消息
原是靈魂的延遲
尋到妳身上
就枯萎

當妳讀我時,兩顆黑珠
一對探子
研究敏感的每字每詞
自然騷動我的小翅膀
在桌上狂撲
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