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公共泳池

鄭澤融

談游泳的技巧,專業性,我插不上嘴;但談在泳池游水一事兒,我倒是經驗頗多,能聊上兩句了。

我自小便愛泡在公共泳池裏,每臨暮春,便會尋著一班子同小區的夥伴往泳池裏蹦,水花常常能濺到旁邊禁止跳水的牌子。救生員半睜的眼裏看到空曠的泳池,也不予計較。那段鬧騰又充滿童趣的記憶無比深刻,所以我特別鼓張大人們多帶小孩到泳池游水,尤是公共泳池。公共泳池大多設有兒童池,水深至多0.7米,5歲小孩不論男女,平均身高都接近一米,水位剛好沒過肩膀。這會有人會說了,那萬一孩子嗆到水了什麽事都有可能發生,前些年便有過案例……雲雲,我認爲身爲父母這類切膚之慮實屬正常,畢竟我母親當年也是如此。

兒時不會游泳的我也是在一陣嗆水中通了水性。曾一塊玩耍,接受過系統性訓練卻一直離不開浮板的富家公子哥,也是在隨我一起跳水接著溺水中,激發了自己的潛能,雖自此對和我跳水有了陰影,但也幫他擺脫了浮板與救生衣不是?退一萬步講,真的溺水了,也大可放心,論救生員的業務能力也絕對是公共泳池的最有保障,我不清楚各大泳池的運營機制,家裏也沒有管理泳池的親戚,但我在暑假尋工時,多家私人會所、高級酒店的泳池救生員我都做過,唯獨政府管理的公共泳池不給我這個沒有牌照且未滿18的學生進去賺錢。

二來能多認識些平易近人的同輩。我自身性格比較內斂,但兒時夥伴將近三分一是泳池這種公共場合認識的。在泳池中,只要打水仗,必會濺到人,但身爲小孩兒無心顧慮得罪人,孩童之間的共同語言就是相互潑水,且能來到公共泳池游水的必非心高氣傲之人,多是和善的老伯或帶著孩子來玩的大媽,雖然玩急眼了的情況也時有發生,不過只要出了水一塊在更衣室看到對方光著屁股的樣子總能重歸于好。自我搬到香港後也常光顧公共泳池,興是長大了,沒了打水仗的意願,就算偶爾泛起童趣地撥弄水花也會遭到救生員的注視。還是兒童池好,哦,我是說還是兒時好。

也不盡然,生性後我對泳池産生了更多的情愫。

初中到港時對環境的陌生,讓我將游泳的興趣擱置了三年,自小便胖,加上暴飲暴食,體重達到了兩百斤。14、15歲意氣風發,各方面因素夾雜之下,重新來到泳池,隨著手臂用力一劃,被剝開的水面就不斷地蕩起波紋,直到2年後我成功減重60斤。泳池對于那時候的我或者衆多浮在水面上的“重量級人物”來說,就宛如一台冰冷的運動器材,和啞鈴、跑步機沒什麽區別,只不過游泳相較于以上三者聽起來更舒服些。這沒什麽不對,只是打小就熱愛泳池的我,那段時間竟不自覺地産生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愧疚感,還少了份兒時出水後的愉悅。

當時去泳池,一是爲了消耗卡路裏,二爲競速,三爲看妞。前兩點要結合講人們都說游泳是消耗卡路裏最快的運動,半小時便能消耗四百大卡。雖鼓勵大家多游泳,但我也得和大家講清楚,以自由泳或蝶泳的姿勢消耗最大也最快,蛙泳次之,姿勢要准,不然一來容易受傷,二來游不動,容易礙著後面的游客,對于新手,大家都會寬容待之,可若無心學習,只是撥弄水花,可以去隔壁的兒童池尋些共同話題。至于第三點,這等雅事實在是可遇不可求,畢竟我不曾著重研究過她們出現的高頻時段,也就不詳談了。

談到游泳的時段,這個自然因人而異。先從季節方面講起,就南方的天氣而言,我更偏好冬季。暮秋至冬末間,公共泳池分外有氛圍,在更衣室尤能體現。凡去游泳的人,大多穿的不會太過繁瑣,不然不方便更衣,也有可能是我懶,每每都是短褲拖鞋,至多加件風衣便從家出發。空曠無人的更衣室,往往只有暖氣呼呼運作的聲音,與寒冷的室外形成鮮明的對比,溫暖、明亮、空曠,甚至讓人産生一種想要就地而席的睡意。走在通往池面的路上,因無人的原因,地板都是分外整潔與幹爽的。更衣室擁有暖氣,泳池亦如暖泉,不必擔心水溫問題。與夏日的熱鬧不同,沒有波紋的水面更容易讓人釋放心裏的雜念,我格外中意這份平靜。若談冬季之弊,便是上岸沖到更衣室時的那一段路,對身體較弱的朋友著實有感冒之風險。至於游泳的時段,我推崇下午4-5點。公共泳池總有一池是露天的,池水經過午後的暴曬有了一定的溫度,池子裏人也散去大半,在柔和的陽光下享受甯靜且暖和的池水,惬意的沐浴後穿起拖鞋,輕撫著因消耗熱量而分外饑渴的肚子,回家吃飯好,打外賣也好,都會格外美味。

對于游泳新手或初乍新泳池的朋友們我也想談談自己的感悟——不同泳池有不同的規矩。一般公共泳池都會列出五條快速泳道以供追求速度的游客,若是新手或喜愛蛙泳就不要呆在這條路上了,容易惹人不快。這明「明文」規矩,大夥多留意便能知曉,但一些有趣的潛規便不同了。每逢夏日,泳池會迎來大批游客,即使快速道內往往也充斥著人影,那麽在游泳時十分容易産生肢體的碰撞,若想避免這些碰撞,便需要遵守泳池內的潛規則。蝶泳的優先級最高,其次自由泳,再是蛙泳,狹路相逢時,就要按著優先級次序給對方讓位,這樣便能保持一方繼續快速向前游的同時,避免碰撞。讓位的那一方也很有講究,假設2道是蝶泳與蛙泳的相逢,1和3道路上本身也有人,是向左還是向右讓?不同泳池規矩不同,就拿元朗泳池舉例,讓位者要朝自己的右邊變道,即是3道,而3道看到2道的相逢,便會自動降慢速度供2道蛙泳者變道。我去過不同泳池,有的向左有的向右,更有甚者向下潛,隨後再浮上去,首次看到這等規則時,著實讓我嗆了一口兒時的滋味。

不過這些規矩卻在近年變的空乏無用了,就像是一種菜系的隕落,食客愈來愈少,更多的人只爲嘗個鮮,只有一些老饕會爲了自己所熱愛的食事優雅地墊上餐桌布,統一地遵守著獨特的餐桌禮儀。生活節奏快的城市,泳池被相當一部分人視爲運動器材,在達到目的、減肥無用後便被人抛棄遺忘,而追求興趣的人更喜歡紮堆在風景美麗的海邊。公共泳池,于我而言就像是城市中的祭壇,初入水時,我還不全卸下我身上的防備,要慢慢地,慢慢地游上一兩圈後,將自己身上的燥熱、一天之勞累,之生活鬧心瑣事,之學業壓力,全然獻祭出去後,我仿佛被捧入海中,一次又一次入水時帶起的浪潮聲,聚光燈折射在池水裏的舞蹈,沐浴後難以消散的溫熱均讓我無比留戀。

我應是一個虔誠的傳教士,不論人贊揚,亦不求薪水,只是盼望妳在聽完我絮叨,再踏入泳池時,滑動的雙臂能稍稍慢下來一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