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草原

雪里

「想跟你一起去看芒草原。」

「到了那裡就能弄清楚什麼嗎?」

「大概是不行。」

「不過既然你說想去,那去一下也無妨阿。」

「嗯。」

兩個人懶洋洋的躺在學校操場的草地上曬太陽。也說不定是置身迷你的草原般的草坪,程玄佐提議跟沈盟一起去看芒草。兩個人之間有慣例的、溫溫的、安穩的沉默。過了一會兒之後玄佐發現沈盟好像睡著了。看了他一眼,自己換了個姿勢躺著。陽光其實滿刺眼的,根本還沒到秋季芒草花最溫柔的季節,但是玄佐說什麼沈盟都會說好,菅芒花在九月底也有乾淨的穗子。

程玄佐享受著溫暖的日光,風逐漸蕭瑟了,秋天真的來臨了。如果跟沈盟一起去到芒草原,想必兩人都會因為擋鏡的遊客而皺眉,但也會因為芒花而感到觸動,那就是兩個人的景色了。屬於男生的花,還是芒花好。想到這裡玄佐不禁微笑。

他把草地旁放著的布包拿到沈盟頭上,遮住沈盟眼睛上的陽光,沈盟似乎感到有些不一樣,睏睏的睜開眼睛說,「你幹嘛?」玄佐說,「抱歉,只是想鬧你。」說完露出淺淺的微笑。

「如果真的去到芒草原,你會想拍下那景色嗎?」沈盟不介意玄佐的鬧,舒緩的說。
「如果真的去到芒草原,也會想拍,但是大概是不會只為了拍照而去吧……如果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去,我們賭我絕對不會拍半張照,用身體親身體驗那景色怎麼樣!」程玄佐揚起笑容。
「這才是忠於內心的欣賞嗎?」沈盟也笑了。

「想跟你一起去看芒草原哪!」程玄佐又重複了這句話,沈盟閉上眼繼續躺著。

雲朵的漂掩讓陽光變的更柔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