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金色的

彭凱瑩

忽地回想起
金色消失的那天
將忐忑化為絕望
眼睛飄出了鹹香
過得還好嗎
蟒的黑色籠罩了我
十年,二十年

冷,又如何
酷熱天氣警告,又如何
看到金色,動彈不得
看到黑色,更動彈不得
除了假裝跳動的心臟
早在三年前動彈不得
若以人生來贖罪與答謝
三十六度的暑熱
按捺不住
伸向電暖爐的開關
被喝止的手指
轉向上癮的和興白花油

罐頭雞柳依舊
靜候看不見的歸來
咖啡想念你了
找到菊花茶與檸檬茶了嗎
找到厚顏與無恥了嗎
彩虹橋上
能等待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