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於

彭凱瑩

彷若心臟於案台上跳舞
疲憊仍不願暫停
能否與紅霞連成一線
伸出僅存的左手
送一個擁抱予右手

黃昏總是咫尺之遠
隔著鐵網
只能瞇起眼,看著
喜歡那微涼的右手
輕拍,搔癢

觸及天空的那端
被輕輕呼喚
轉身是寧靜的夜間山林
遠方燈火彿似蛇眸
監視蟄伏

任性地略過
因她忘卻了我的喜好
愛著陽光青草與獵物
放不下
甘於想念的睡眠

呼喚從山中小屋傳來
僅餘在叫囂
是我的瑾瑜
放不下
甘於欣然的綁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