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場上不停跳動的…

天下起雨來,所有同學都按老師指示回課室了。我無聊地往窗外望,卻見籃球不停的上上落落,又是他嗎?

「我叫張予希,一齊玩。」每天小休,總有個小男生在球場東奔西跑。他會忽然走過來,在你耳邊大喊,然後抱着球走到球場的底線,用力拋高,待球墮地,拾起,再跑到其他人耳邊大喊,跑回底線,拋球……我觀察了他3年,3年都是這樣精準地不停重複又重複着,其他同學都避開他,他還是如舊,重複又重複。

他是個傻子吧﹗

某天上常識課時,老師帶我們到校園的花圃去作觀察。講課時,老師才發現把平板電腦遺漏在課室,身為班長的我當然奉命取回。折返時,我又見到張予希,原來他是三智班的。

「呀……」張予希在尖叫,不停在教室繞圈子奔跑,老師追也不是,罵也不是。我見張予希的校服沾了藍色顏料,他的手不住地搓揉那片藍,這同學還真喜歡尖叫。

放學時,我坐在校務處外的長椅上等待遲來的家僱時,又見到張予希。張予希雙臂圈着一位阿姨的大腿,用力捽扯手指。阿姨則正跟訓導主任討論着甚麼,我想阿姨是他媽媽吧,看來也不是甚麼好事情。他媽媽臉色多難看,既尷尬又生氣。如果我媽這表情,我接下來肯定沒好事發生。張予希,看來你今天有難了。忽然,張予希盯着我,我看人家出醜,怪不好意思的,於是就別過頭去。未幾我又偷瞄一下,他還是在盯着我。我有點不知所措,於是拿了圖書出來,裝作看書不理他。

「單眼阿寶出生時就只有一隻眼睛,眼晴就長在鼻樑上方的正中……」張予希竟跑了過來在我耳邊激昂地念出故事的情節,一字不漏,多厲害。

「你也讀過這本《單眼阿寶》?」最近我很喜歡這圖書,看了好幾遍,朋友間卻誰都沒興趣,怪寂寞。

「單眼阿寶出生時就只有一隻眼睛,眼晴就長在鼻樑上方的正中……」張予希繼續重複地念着,不知怎的,我好像明白他跟我一樣興奮。

「我叫王子涵,五仁班的。你呢?」

「我叫張予希,一齊玩。」張予希忽然抱着我,吻了我的臉頰,我可是從沒跟同學這樣親密過。我還來不及反應,予希媽媽就已經衝到我面前來。

「真抱歉,予希不是故意的。請你原諒他。予希道歉!」

「請你原諒他,予希道歉。」張予希低望地面,不安地搓手,口裡仍在念《單眼阿寶》。

「請問予希也喜歡《單眼阿寶》嗎?」我帶點怯懦地詢問予希媽媽,心裡很是期待。

「你怎知道的?予希很喜歡看書的,特別喜歡《單眼阿寶》。每次經過書店都要買,家裡放了十多本《單眼阿寶》了。」予希媽媽既無奈又好笑地敘述,予希稍稍抬起頭來,口裡還是喃喃叨念着《單眼阿寶》。

「阿姨,我可以跟予希當朋友嗎?」我不知怎的跟予希媽媽冒出了請求,心臟怦怦亂亂跳,大概會被拒絕吧﹗

「你不介意?」我呆若木雞地望着同樣愣住了的予希媽媽,我好像該說些甚麼,但卻不懂言語。

「我叫張予希,一齊玩。」予希搶了他媽媽的手機遞給我,我望着予希媽媽,不知該不該接下手機。

「你不介意的話,願意跟予希用電話通訊程式交朋友嗎?他比較擅長用文字表達自己的。」予希媽媽試探地問。

「好啊﹗」我歡欣地回應,然後跟予希媽媽交換了電話號碼。就是這樣,我跟予希展開了有趣的交往。

予希是個有趣的傢伙,只要你願意花點時間了解他,你會發覺他總能為你帶來驚喜。予希是個藝術家,他不單很會畫畫,還極擅長做立體創作。他讀過很多書,他可以跟你非常詳盡地介紹一本作品—從作者讀過的學校到故事中每個角色喜歡的食物。他比維基百科更百科,有時,我甚至懷疑他有10個腦袋的,不然怎可能不費力地記住那麼多資訊呢?每晚他都會跟我分享一次《單眼阿寶》,後來我知道他最喜歡裡面的一句 —每個人都是獨特的﹗

我們開始常在學校碰面,我會陪予希在球場玩球。起初,予希還是熱忱於他的獨特玩法,後來我跟他分享了一齣籃球動漫,告訴他想一起練習,他就開始嘗試跟我傳球。予希還是會突然跑來我耳邊大叫,我開始明白那是他熱情的打招呼方式。最先,其他同學看見我們這樣的舉動都覺得很怪異,有人跟老師投訴,有人指指點點,有人故意放聲嘲諷,予希沒特別留意,我心裡卻很是難堪。我試着疏遠他,免得大家用怪異的目光掃視我。那段日子,每當我嘗試逃避予希,予希總會追趕過來高叫:「我叫張予希,一齊玩。」,我連忙借故走開,然後他叫得愈急愈密,我倒明白他心裡又焦急又難過。

為甚麼我要跟旁人一同欺凌朋友呢?有晚我在反思,我失眠了,我想了一整晚,我討厭自己。

「對不起,予希,我讓你難過。」凌晨1點17分,我發了個訊息給他。翌日,我在校門前遇上予希的親吻,那刻起,我知道要讓他明白友情跟親吻不必共存。

上兩星期,予希惹了個大麻煩,老師請我去輔導室幫忙勸解他。原來予希剛剛大發脾氣,把同學的書本撕破了,還推倒對方的桌椅,大哭大鬧。我看見他時,他默不作聲,雙手緊握着仍舊顫抖的拳頭,緊閉眼睛,誰都不理睬。我和老師嘗試跟他打問,但誰都無法讓予希開口。老師說有同學們目擊予希打人,但也有同學說予希先給欺負。老師認為予希是不會胡亂違規侵犯別人的,箇中一定有原因。我點點頭,好想為予希做點甚麼。

那晚,我發訊息給予希。

「他危害和平。」予希回覆。

我完全摸不着頭腦。

予希發了張相片給我,是個會動似的海浪立體模型。不同顏色的顆粒精確地排列着,深淺有序,真是叫人驚訝的傑作。

「好像海浪啊﹗」我讚嘆,真的好神奇。

「他危害和平。」予希回覆。唷?我好像有點明白了。我們最近一同迷上某個英雄故事,那個英雄最喜歡海浪,以維護世界和平為己任。

「那個……你原本砌好,想帶回校給我看的?」

「他危害和平。」予希回覆。

「那同學弄壞了?」我再問,沒回覆,我等了20分鐘,沒回覆。

電話響起,卻是予希媽媽。

「子涵,打擾你真抱歉。你剛才有跟予希聊天嗎?他哭了很久,我問不出原因……」予希媽媽的急切讓我查找到真相,噢,我的朋友,我明白你的心情了。

怎樣才能還你一個公道呢?我默默的想啊想,最終還是甚麼都做不到。或者,我改變不了世界,但我可以為他創建一個合適的小環境。

我可以嗎?

逢星期五,我都會跟予希坐在小花圃吃零點,他每次都給我帶牛奶。他的會用藍樽子盛着,我的卻是紙包包裝,予希媽媽說這樣比較衛生。予希只喝藍色樽子盛的飲料,他只喝牛奶和清水,其他的都不碰,喝了也會吐出來。起初,我覺得他這樣很奇怪,然後我又想,大家也不都是只吃食物不吃泥土嗎?那麼,予希只喝牛奶清水,不喝別的也不是太怪異吧?我將這想法告訴他,他又吻了我,然後接下來10分鐘又唸着「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我開始習慣這予希式的表達。

我嘗試跟其他朋友分享予希的趣事及創作,大家見了予希的作品都嘖嘖稱奇,覺得真是個藝術家,嚷着要見這個小怪人。我第一次把予希拖到班裡去時,予希嚇得躲在我身後不停背誦《單眼阿寶》。我班的女生反覺得他這樣太好玩了,忍不住圍着他團團轉,又起烘要他畫人像。予希趁機一溜煙逃走了,第二天卻送來女生們的可愛畫像,哄得女生們更喜歡纏着他,然後他又一邊高叫「我叫張予希,一齊玩。」一邊逃跑。我看着他笑了,我想予希媽媽也會笑。

漸漸,我們開始聽懂予希的語言,漸漸,予希也開始說着我們的語言。

但願球場上不停跳動的不再是孤單的籃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