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倍歡

一直以為心痛:是情緒
截至牠活躍於心臟
陡然下降
沒來得及細看
微小的心室 竟
拉動我的
停了
冷了

生命說:「快來上課!」
手掌 躺下 教材
捏了捏 缺席平常溫度
攝氏零度 華氏零度
牠劈開了我的心臟:是動詞
波濤洶湧 血花四濺

頰囊裡能藏我的思念嗎?
或者我躲在你的小耳之中
便在寒冷的夜晚  陪你聽風的密語
讓風悄悄告訴你 我真的很想你
人人人人口說:「牠是我的兩年,我卻是牠的一生。」
胡扯!
只要牢記
牠就是我的一生
以此詩為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