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

蘇啟新

戊時,於某街角踉蹌著。並非酗酒,只因身體流失一克重的靈魂。

前方恰好有位小孩。他並非乖巧可愛,因他在街道上不知鬧著什麼,眼角故此從磨滅的火種得到半刻聚焦。但比起受浸淫於時間線內的一切,他無疑貴為純一。

眼看他提起一根棒,思無顧慮地呼出數十泡沫。滯於空中,搖擺不定,撲面而來。就像那排出體外的靈魂,那麼漂泊無定,隨著風勢而走,而不允許被承載任何指引。

這一切是相對的,不經覺的觸碰了什麼,又被什麼觸碰了,默然消逝於面前。我被告知,實在地作出了抉擇。

這一切是相對的,靈魂的流失使得安穩的收穫,同時亦反之,不久便恍惚於得失。然而,它始終地隨風。我茫然,不知所措。跑道上,誰逆誰順,無憑鑒證。

畢竟,一切是相對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