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滅

王善誌

曾停留此處
填了幾闋詞
和女子對泣
她稱我為
柳永

現在
文學史忽略我
所有歷史忽略我
憤怒令人做不了柳永
出口就是譏諷
但是
我的罪
何止犬儒?


不看繁華
看了只會思憶愛情
但我根本窮得沒法離開
一如往昔
都是廢話

幻想警察
到了門前
母親掩面哭泣
但其實連警察都忽略我
手鐐擦身而過

點了白蠟燭
放在窗台
不知道在悼念誰

燒剩的詞稿灰燼中
可以辨認的
只有一個字

便又淚如泉湧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