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害

我的世界
沒有月兒
是否從左肩升起
又從右肩沉落
我捧住一塊很大
很大的鏡子
中間的鵝黃始終消失不見
是跌進川流了嗎
是捲入洪汛卻默不作聲
但恨倆不相欠
仍是孤單而漆黑的光
從此竟夜一半蕭瑟
一半熙攘
任星辰輾轉一圈
又再一圈
在我回身以後溘然
會否靜止而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