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不過是想老老實實說話

王善誌

語言開始像變形蟲那樣扭曲的日子
讓人無法說話
以至窒息

被窩藏於抽屜最底舊報紙
往鼻孔裡侵入放肆噬血氣味
圓滾滾的頭顱筆直的槍管加上寬厚的坦克
漫步在方形結構廣場輾壓肉身
而這孤獨肉身又倒過來逼迫一隊坦克,永無休止……

許多年來製造了
按外交辭令的標準化工程
是唯一中學課程所接納
經濟發達多滋味但靈魂不准擁有自我
過度精準的規劃最佳塑造的形象
永遠喪失與自由交歡能力的無敵大宦官
和同一模型新青年

現在還可以怎樣?
那些正常的文字還可以怎樣?
我於是做了一個夢
它們不再躲在黑暗中流淚
從記憶埋藏的口袋裡釋放出愛
種出了遍地芳菲

而你仍然要捂著我夢囈的嘴
卻又譴責我在掙扎是暴力
如果我真是弄皺了你的西裝
請原諒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