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終

小害

那群折返的野鴿
爪子繫著黃昏留下的綁繩
一圈圈地雲繞
降在老人剛抖落的菸屑

我沒有忌諱
妒忌是不潔的餘暇
我捧住一個從天拆下的空框
在一片的空白中握緊拳頭
指節陷入孤獨裡
擁擠地陣痛

但我必須如此
如此,在彎彎曲曲的世界
自由地
畫一條很長很長的直線
從早到晚,換領
出生至死亡

因為
眾多微光在夜空束成了
一顆流星;如相信
綠蔭
會穿越荒野
日月在溫柔地對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