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

 鄭偉謙

巧克力雪糕
在大雪紛飛的夜裡
被一個在中學
被人排斥的女孩端了出來
那巧克力雪糕裝滿大杯
愈看就愈覺得肥膩
愈肥膩就愈覺得討厭
就像那位被邊緣化的女孩
眼眸中
的一切女孩
極甜卻又冰冷
當其他女孩可以在舞會找到高矮肥瘦
但都像樣的男生
作為舞伴
那兼職賣雪糕的女孩
在舞會,學校,在世界,
都是個冗餘的人
她生存在生死輪迥之外
甚至她生存在食物鏈以外。
沒有人陪伴的巧克力雪糕女孩
沒有與辦法享有與別人一樣
理所當然結識同輩及男孩的能力
她的身軀甜膩
快速融化
這份感覺實在令人討厭萬分
沒有人喜歡融化的雪糕或者巧克力
它們都被視作為可棄的厭惡之物
在微物之神那裡
也得不到體認
她極為瑣碎
而且
不見得成為一個完整的女孩子
被迫活在中學六年
那個
私人,囚困,
充滿細碎痛苦的小歷史中
她的過量的甜
使她的融化顯得格外討厭

她的哨聲微小而尖刻
令她患上不情願的失語症
融化的狀態何曾有著邊界
使人她屬有那令自信的尺寸呢 ?
沒有
失言及欠缺形狀的
焦慮及懷疑,滲滿了班房
被遺棄的舊洗手間
充滿健碩運動女孩的操場
甚至在男孩面前
都是可有可無
等待另一個習慣於
玩弄女人的男孩
或者是
不幸地
同樣得到沒有邊界的自卑男孩的憐愛。
只有渺小的一切
才令她擁有安全感
渺小的同情
渺小的玩偶
渺小的目光
及渺小的而沒有規矩的被愛
希冀微物之中
找出一切上帝的倒影
那怕是機會是多麼渺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