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道

鄭偉謙

香港仔大道寧靜下來
成為海鷗
睡眠的地方

月亮開始照亮
原本不該需要它的地方
例如照亮我
泡浸三十四年
的咖啡
使我的舌頭變冷
或者照亮
那腦海充滿了
因為朝代傾軋
生起的怪獸

巨魚載滿了星體
延宕在七色的海上
隨著漁舠顫抖
我用陰影
洗去隨著季節變冷的頭髮
東南風之後是東南風跟隨著東南風
把新釀的
威士忌放進咖啡裡
之後走在不再熟悉的岸道
捧著傘
走過駛過山路的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