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寒日

高潤清

西風跑遠了
朔風卻愛雨露寒
好一塘寂寥

看鵝戲漣漪
幾波綠水連琥珀
雲煙更淒淒

忍來細雨冷畫屏
叢叢葬花的枝頭凝眺
問春
不見花蕊笑

小橋、孤亭、松鼠、婆娑柳
青杉映入櫻未醒
湖畔雲迤愁煞人
誰愛  一筆流蘇醉不開

民國110年1月11日正午於中大湖畔賞流蘇後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