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現

小害

從驚醒裡
我夢見那顆緩緩的斜陽
伏在門外的棗子上
紅色
就有了紅的色彩

而夜
仍像等待呼喚
即使皓月繁星
天空給開展了,倦鳥歸途
但刪不去
層層疊疊的浮雲

要是我知道
夢是無所不能又一無所有
倒映裡
我會隨便掰開
一個半個落盡了名字的果實
蛄螻討些果肉後
一切自會模糊不清

曾閃閃發亮卻睜不開眼
醒著、活著
都是作夢作比擬麼
衰竭的棗樹還會是樹
影子又拉長一點點
那是我所擁有所認知的
兩棵棗樹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