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的七情六慾

 蔡文涵

看武俠小說時,寫了很多佛門中人,又或者只收女弟子的門派,說起佛門中人,寫得最優秀的首推《水滸》中的「花和尚」魯智深,本來一位小小的提轄,不但飲酒吃肉,還三拳打死販豬的「鎮關西」鄭屠,逃至五台山文殊院當和尚,真正做到「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的真諦,先往二龍山落草為寇,最後上梁山水泊,與宋江等人打著「替天行道」的大旗,劫富濟貧。
由於魯智深不齒宋江吳用為首的「招安派」的投降行為,於是在征方臘途中,他聽說錢塘潮信,藉機浪跡江湖,在六合寺圓寂,可說是水滸中,少有能夠全身而退兼善終的梁山好漢。
《水滸傳》寫出花和尚這樣的佛門中人,雖然突出,始終都只是塵世中的渺小的一點,但是,縱觀近代的武俠小說大家,寫佛門中人,稍嫌太過正路,真正集大成者,非金庸莫屬。
首先,他在《笑傲江湖》中,塑造了不戒和尚這個犯淫戒的佛門中人,為了追求啞婆婆,竟然在專收尼姑恆山剃度,還誕下明知沒有結果,也依然一直仰慕令狐沖的儀琳,更有甚者,竟然擊敗以輕功著名的「萬里獨行」田伯光,還叫一早淫遍天下的田伯光剘度成為不可不戒和尚,金庸這一筆可謂一絕。
不戒和尚原來都只是小試牛刀罷了,來到《天龍八部》中,就更上一層樓,寫出一生傳奇的虛竹。
本來他以為自己是無父無母的孤兒,然而,他的父親正身處少林寺中,只想一生貢獻少林,烙守清規。但是,命運像一雙無形的手,把虛竹推向滾滾紅塵。滾滾紅塵中,誤打誤撞破了珍瓏棋局,與其說是誤打誤撞,不如說他心思單純,一點雜念也沒有,暗合佛門的「空」字;少林方丈玄慈醫治「四大惡人」中「無惡不作」葉二娘的父親,以身相,生下虛竹,然而,這件事給蕭峰父親蕭遠山揭發,結果,虛竹由無父無母孤兒,霎時與父母團聚,再由與父母團聚之喜,剎那間,成了父母雙亡之悲,反差之大,比讀者很大衝擊;更由於虛竹破了珍瓏棋局,成為天山飄渺峰靈鷲宮主人,雖失去少林內功,更犯下葷戒,但是卻得到天山童姥、蘇星河及李秋水逾七十年的功力,又犯下淫戒,對象正是西夏銀川公主李清露。
其實,虛竹與令狐沖也不想擔當靈鷲宮及恆山派的掌門,但是,他們Z難日最終都選擇肩負重任,可說是順勢而行,隨著命運之手,隨遇而安罷了。
但是,有些門派因為一個「情」而開宗立派,例子之一是林朝英的古墓派,古墓派玉女功養生修鍊之「十二少,十二多」正反要訣:「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語、少笑、少愁、少樂、少喜、少怒、少好、少惡。行此十二少,乃養生之都契也。多思則神怠,多念則精散,多欲則智損,多事則形疲,多語則氣促,多笑則肝傷,多愁則心懾,多樂則意溢,多喜則忘錯昏亂,多怒則百脈不定,多好則專迷不治,多惡則焦煎無寧。此十二多不除,喪生之本也。」
本來小龍女跟著「十二少」的養生之道,亦是非常壓抑的,要不是楊過闖進小龍女的感情世界之中,小龍女很大機會終生不出古墓。相反,李莫愁因為「情」而起殺念,是自私的。情況就有如峨嵋的減絕師太一樣,因為師兄孤鴻子給楊逍打死,之後性情大變,手段以無情狠辣著稱,槍走倚天劍,要峨嵋統一武林,硬要紀曉芙緊跟她的路線,又不肯受張無忌等明教教眾的恩惠,最後摔死萬安寺塔下。
張無忌因為情傾趙敏,以致周芷若緊跟滅絕師太的狠辣主旋律,因此性格變得腹黑,幸好最後幡然悔悟,要不然又多作殺孽了。
金庸的佛門中人固然值得大書一筆,不過都有點兒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有虛竹與小龍女才能得到真正自由。其他武俠小說作家的佛門弟子也有突出的,最明顯例子,莫過如古龍在《楚留香鐵血傳奇》中的妙僧無花。
無花擁有極高才學,琴棋書畫樣樣都出色當行,表面上他是少林弟子,實際上,他的另一身份,更具傳奇色彩,是天楓十四郎和石觀音之子,連繫親弟南宮靈害死事,最後擊敗無花,孤高的他選擇了自殺,一死以謝天下。
無花處心積慮要復仇,還要花很多章節去描寫,更一直隱忍不發,最後依然能高雅地死亡,確實令人恨不起的。
與古龍齊名的司馬翎,在他的名著《劍海鷹揚》之中,創作門派普陀山「聽潮閣」,當中最突出的人物,莫過如「劍后」秦霜波。
一次武林大會之中,秦霜波遇上易名行走江湖的「翠華城」少主羅廷玉,羅廷玉利用家傳刀法與智慧,打敗由嚴無畏率領「獨尊山莊」的得意弟子宗旋。
擊敗宗旋之後,返回「獨尊山莊」羅廷玉失踪,卻救了其他正道群雄。羅廷玉在才女端木芙的協助下,從錢塘逃往太湖。
此時,西域親率雄兵,妄圖稱霸中原,疏勒國師更向中原武林下戰書,羅、秦二人憑藉智慧與武功,令疏勒國師愴惶敗走,與嚴無畏這袅雄的正邪大戰中,最終戰勝嚴無畏。
從金庸的佛門中人之中,都是從自身角度出發,命運這雙大手,不知不覺把人推向做某一件事。古龍無花的復仇大計,一步一步,就算利用親人也在所不惜,開始有自主性。而司馬翎在秦霜波這人物塑造中,由自身反省,去到拯救武林於水深火熱之中,有齊家的意味。
來到黃易一脈,雖說緊跟著司馬翎,但是再由拯救武林這範圍,更深一層,來到治國平天下的高層次。因為由《邊荒傳說》由地尼開創「慈航靜齋」開始,身逢亂世,雖然不能阻止南北朝的分裂局面,不過來到《大唐雙龍傳》中,師妃暄已選定李世民成為得天下之人,寇仲眼見突厥頡利大軍壓境,決定屏棄前嫌,助李世民統一天下。然而,有一位魔門出類拔箤之人,差點擾亂「慈航靜齋」選定天下之主計劃,他就是石之軒。
石之軒除了是魔門邪王,更潛伏在大隋朝廷,假扮重臣裴矩,意圖顛覆政權;亦是無漏寺的大德聖僧,更厲害者,與「慈航靜齋」的高徒碧秀心及「陰后」祝玉妍相戀。石之軒與碧秀心更誕下愛女石青璇。成功塑造一個精神分裂,有雙重人格,充滿智慧謀略的人,最後由徐子陵打破石之軒的頑疾。
《大唐》末段,婠婠的高徒小女孩明空,六十年後終於登帝位,展開將《天魔策》十冊歸一的大業,與「邪帝」龍鷹鬥智鬥力。龍鷹與端木菱在小說後期,成為大唐繼承人的關鍵人物,更漸生情愫,此之為「道心」與「魔種」第一次接觸和契合。
直至《覆雨翻雲》由於韓府小僕韓柏給馬峻聲誣陷入獄,得「盜霸」赤尊信,傳以「魔種」,遇上「慈航靜齋」三百年才踏入江湖的首徒秦夢瑤,秦夢瑤的任務是,在「靖難之變」把燕王朱棣登上帝位。她的「道心」與韓柏的「魔種」互相吸引,在「接天樓」真正互相融合,至此,道心魔種融合無間,彌補了秦夢瑤心脈與武功的缺陷,因而順利進入「死關」。
其實,在武俠小說的佛道中人,大都是刻苦,然而如果太刻苦的話,讀者會感覺沉悶,而且在滾滾紅塵中,那些佛道中人通常都擔當維持和平者的角色,少有如《日月當空》的僧王法明那般,由爭帝位到進入仙門。亦想到就算是佛道中人,也會如《神鵰》甄志丙忍不住犯下淫戒,所以每一位佛道中人形形色色,寫得更有血有肉,更立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