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拾

鄭偉謙

這是個風大的黑夜
執拾那塵封已久的膠箱
我幾乎忘記了
它因為經過很多日月
塑膠被熱力炙壞
碎片一片一片往下掉落
風拍打不知名的大樹
吸引了為數不少的被漆黑照亮的烏鴉
然後我進行不曾熟識的搜索

扭緊
再扭緊
把一片片無謂的塑膠拔去拿下
那只手像
被山火燒焦了的樹熊
光禿禿灸熱的山
手指那傷口
在光管下
如皮影戲移動的輪廓

我執拾,把沒有用的東西拋棄
把剩下的試圖修理
油彩,宣紙,毛筆,畫簿
從我雙手掙脫出來
素描冊上吉蒂公仔的寫生
淡化的石墨筆跡
還有藍色的飛馬
和十多年前
夢見她打開
畫簿中的熊貓
她畫上
不能在水生活的鳥與魚
就正如那皮影戲移動
殘影的輪廓
把它們放在永遠陰暗的
櫃檯一角

然後
像溫度計
像時鐘
我把脆弱的塑膠
扭斷
再扭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