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有時

小害

稀釋的八月,又變稠了
太陽明明仍掛在很遠的地方
裝聾作啞的風景,轉瞬
又交頭接耳;把光線拉近
才證實透明的軀體,與沉寂等同

傍晚醒來的夢,大都走在生命半途
錯開了一些曾失落的身影
窗外格外明媚,時光,燒得更灼
闔上眼,如從死灰中
清晰地看,一張張無人的臉

若可回去,八月,會否是漫長的雨季
盛夏的夜晚,會否,較冬至漫長
除去日誌上的奇數,剩餘的
都敗給了偶然;是失卻的言語
留給最愛的八月,讓我安躺於夏日裡冬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