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她已不是我的朋友了

楊冰峰

昨夜我將一個朋友肢解,
但她已不是我的朋友了。
菜刀和牆壁上,
留有她生活過的痕跡。
她化成鬼魂追逐我的恐懼,
我不敢望她蒼白的臉,
她全身如一匹洗滌多年的白練,
留有灰色難以咽下的污垢,
我多次想回身幫她搓洗,
搓洗一個流浪漢的繩結。
她似乎對我很氣憤,
像她曾經對我很氣憤一樣。
黑夜背着我逃跑,
我在匆忙中回首,
尋找她丟掉的雙腿,
她總在一步之遙,
我卻在一步之外。
我來到一個㰐圓形廣場,
那裡坐滿了漆黑的影子,
仿如安靜的木樁。
像昆崙一樣的男子將我卸下,
去驅趕我那個變成鬼魂的朋友。
此時晨曦乍現,
木樁般的人們開始甦醒,
發出春風拂過露水的聲音。
我伸展四肢讓晨光穿過,
瘦削的身體在風中悲鳴。
昨夜我將一個朋友肢解,
但她已不是我的朋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