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五月的冰淇淋,還只能算是有點冰而已。〉

雪里

「Tessa,今天一樣麻煩妳帶三年級的 Flora class。」頭髮束成馬尾,但頸上髮絲直到髮圈之處的鬆鬆弧度讓人感覺很好,主任的口氣很明快,她跟 Tessa,也就是瑞雪一起在教學棟一樓的接待處後面的房間確認了今天的工作。「有什麼問題可以撥分機給我。」主任的性格似乎是可靠但極少表露情緒的。與孩子在一起時她會說笑話、能指揮,也能斥責,但是面對瑞雪她把相信跟支持交給她。當然,附帶條件一定是酬勞,但瑞雪感覺她們共有的,還是公正的糾正者的職責。主任收攏了桌上的紙頁,說「接下來我要打幾通電話,妳直接上二樓等 Flora 班的學生,今天是 Nelly 去接孩子們,這個妳知道吧?進度我都寫在黑板最右邊了,有什麼問題的話……嗯同樣的話我就不說第二次。」說完主任埋頭看著文件,並沒有正眼瞧瑞雪。

五月的街道滿溫暖的,實際上該說是熱。孩子們從城市各處匯集,來到主任支持的這間課後補習班。中午十二點四十五,孩子們吵嚷的進來。下午兩點半之後,留在小學上完社團課的孩子,又再進來。孩子們的汗味、腳印,紙屑與亂扔的雜物遍佈在補習班的木質地板上。「開冷氣!Tessa 我們開冷氣!」正進到 Flora class 二樓教室的三年級孩子們爭吵著爭取雖然小,但正正當當屬於孩子的某種權利。「Tessa 不要聽他的!我吹冷氣會頭痛!」

瑞雪煩惱著該如何公正,但覺得自己也很熱,主任說是冷氣不能整個下午都開著,是只能開一段片刻或者幾個小時的時間,唯獨不許全部。其中 J 是她私心偏愛的孩子,他吹冷氣會頭痛。奔跑著比賽誰先跑進教室門的小澄跟豆丁撲到瑞雪跟前說,「Tessa 我們兩個去找 Nelly 老師拿冷氣遙控器喔!」瑞雪開始頭痛,雖然冷氣還沒打開。孩子們的混亂日常,瑞雪倒覺得既煩惱又有趣,但同時也具有著野心。如何成為公正的糾正者,她會選擇這份工作並不是只想要酬勞而已的。慌張,自己班的學生會不會麻煩到起初對她讚譽有加的 Nelly 老師?

「全部的人!拿出今天的聯絡本傳交給我!」瑞雪奮力的大喊,孩子們的吵鬧實在她是沒有辦法,她使盡力氣的大喊,因為她雖然企盼著公正,還沒有到可以嚴厲的鎮住學生。瑞雪感到有點不得已,拿出指揮棒敲敲白板,小澄在跟豆丁拿他的蠶寶寶要吃的桑葉,J 轉頭說話,大家愣了一下暫時看向瑞雪那邊。「我們冷氣開到四點,如果你們四點之前沒有把功課寫完的話……就把冷氣關掉!如果有的話就可以繼續吹!」沒有什麼威嚴的瑞雪想到的是威脅跟利誘,孩子們能被這句咒語約束到幾時呢?鐵定是無法全部的人都把功課及時寫完,十分顯然的事實孩子們卻絕對不會發現。

「Tessa ,今天爸爸媽媽答應我回家可以去醫院看妹妹欸!」一個喜歡黏著瑞雪、喜歡告狀但總是自告奮勇幫忙瑞雪的女孩子以極其溫軟的口氣搭話。

全班開始寫起功課,衛生紙在教室左右兩方被丟來扔去的玩,那個女孩子寫作業寫得很慢,會分心,習慣當跟男生吵架時的領袖,瑞雪感到心軟,她很喜歡妹妹。
「哦!妳的妹妹生病了是嗎?」
「對啊!可是只要我功課有寫完,爸爸媽媽就會接我去看她!」小女孩很神氣,一邊溫柔地拉著瑞雪說,「我今天跑步第二名!」還是帶著神氣。

瑞雪心中噗哧一笑,跟那個喜歡自己的小女孩說了幾句後,聽著班上實在是太吵了,喊了聲「安─靜─!」感到有些壓力,自己必須在孩子們的家長來接之前催促他們把功課寫完,還得注意特定幾個三點整要在一樓的教室上英文課的孩子,確認他們有確實下去,點心時間要下去領綠豆湯,主任在白板的右邊寫了要小考社會的課本內容句子背誦。嘿,到底能不能做得好?來這邊上班已經一陣子了,主任還是可靠的,孩子還是可愛的,今天,小篤跟百絃也會來接自己下班,各種值得期待!

*

J 領了訂餐的優酪乳、記得潘巧是喝牛奶、還有……「Tessa!Tessa!我準備好了!」「啊?!是嗎?好好好,對不起,課本交給我。」瑞雪忙昏了頭,小孩功課寫完了,幾個人排隊著要完成主任指定的複習進度背誦。

「Tessa,妳不用跟我們說對不起啦!」「對呀,這樣很奇怪,Tessa 妳要兇一點,像主任一樣。」瑞雪想著頑皮的孩子同情著她,善良的直率,指著要自己來管理他們,他們卻少不了頑皮。滿……讓她感動的,卻又覺得好笑。

「傳統節日有各種意義,例如我們在端午節的時候會……诶?忘記了,Tessa 妳提示我一個字。」
「嗯……紀念……?」瑞雪在自己的辦公桌旁幫一旁站著的潘巧複習,提醒了她一個詞。
「侯~~~我要跟主任說,主任說一次只能提醒一個字,Tessa 妳都對潘巧偏心!」在後面等待的頑皮孩子試著抗議。

「Tessa 是新來的,新來的比較不懂,Tessa 又不是故意的!」J 站出來幫瑞雪說話,瑞雪想給他一百瓶優酪乳。

四點了,冷氣雖然必須關掉,但最最難熬的下午時段已經過去,四個角落的電風扇、教室天花板的兩座吊扇轉著葉片,涼意像隱形的女子,拍拍潘巧肩頭、點點 J 的下巴,輕觸小澄跟豆丁的額頭,收緊全教室裡孩子們的精神、朝氣、放散以雪花冰般的撫觸,涼意消失而又穿梭,比鋼琴琴鍵的敲更月牙白。

瑞雪不自覺的抿了抿嘴唇,「孩子可以接,四點十五讓他下去一樓等妳。」「快快快!小澄,主任待會要上來檢查妳寫的習題,這一題再想一下,五分之三是十塊蛋糕中的幾塊?」瑞雪這裡跟家長通電話,那裡指揮著孩子動作,轉頭之間看見兩個女學生小小聲地笑。地板又髒了,待會下班前瑞雪得自己整理,不過怪誰呢?……

「Tessa!離茵偷偷跟我說妳很愛漂亮!」「妳不要說出來啦!厚真是的!」兩個女學生原來是在討論著這樣的話題。瑞雪想了一下,身體傾前問,「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妳今天擦口紅。」離茵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瑞雪露出一個「明白了」的笑容,轉了轉眼睛,心裡很想跟女學生們說,「因為……今天是我生日啊!」心裡這麼說,實際上瑞雪說出口的是……「因為今天是 Tessa 老師滿一個月領薪水的日子啊!」胡謅的。瑞雪說話的時候快樂的神情卻不是假裝的。

古維在自己的座位上,也聽見這句話了。

「離茵妳們,會不會也有想要變的很漂亮的時候?那個想要變的很漂亮,有的時候就是希望有人可以看到,那那個人,就是暫時還不能失去的。」────我暫時還不能失去我自己。瑞雪心裡想。

「我們班有一個很愛漂亮的女生。」離茵害羞的說。「不是好幾個嗎?」旁邊的女生說。「妳自己不是也很愛漂亮。」離茵說。「那妳還不是。」對方說。「妳愛漂亮一百倍。」「妳一千倍。」「妳一萬倍。」「我…我要叫小澄不理妳了!」瑞雪聽見這些話,心裡偷笑了一下子。「咳咳!如果妳們這次段考有其中兩科一百分,老師就送妳們兩個一人一條漂亮的手鍊。噓,不要跟別人說喔!」「噓……!」「噓……!」兩個女孩子暗自開心的一起「噓」讓瑞雪心情莫名愉快!她們大約還是藏不住話,那也沒關係,如果其他小孩子說不公平,還是可以請大家挑戰兩科一百看看啊,目標本來就很好,而且自己大約也只能在這種地方狡猾。面對孩子最重要的還是真心。

「唐紋升,你怎麼還沒寫完主任規定的評量範圍呢?都在玩橡皮擦對吧!」瑞雪兇起來。「是阿左一直拿紙飛機丟我。」唐紋升無辜的說,但其實自己剛剛玩得很開心的笑臉都被瑞雪看的清清楚楚。

「Tessa!拜託先讓我吃點心!拜託嘛!」阿左使出小男孩特有的撒嬌表情加招數,可惜這招只對阿左本人的爸爸媽媽有用,瑞雪冷冷的說「不行喔,你也要先寫完主任規定的評量範圍才可以。」「拜託嘛!」阿左的表情真的很像小倉鼠,瑞雪考慮著恰當該怎麼回才能真正鼓勵到這位孩子,「你不理唐紋升十五分鐘我就同意讓你去舀綠豆湯。」「好!」瑞雪跟阿左都很滿意。

回過神已經接近六點,瑞雪要跟 Liz 交班,沒有辦法送每一個孩子搭車、或者一起等他們的爸爸媽媽來接,自己認為很可惜。她還是大學生,這份在市區的工作讓她有些舒適的壓力感,卻也滿開心的。Liz 老師值晚班,也順便管理當天上班來繳不同批孩子學費的家長遞交的錢。瑞雪送待到六點十分的那個孩子下樓、跟他哥哥一起給媽媽接時,臉頰圓噗噗的這個總是跟她頂嘴的孩子冷冷地拿出一顆看起來小小醜醜的蘋果。「Tessa!這個給妳。」圓臉的孩子冷冷的說。「古維?這個不是你們學校中午發的水果嗎?」瑞雪感到受寵若驚。

「妳說今天妳來滿一個月,妳很好,妳就拿回家,我也要回家了。」古維淡淡的說著,臉頰雖然圓圓的,但是看得出倔強的神情。

是騙人的,雖然跟 Flora 班的學生說自己滿一個月,才擦上口紅慶祝發薪,但其實是因為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想到古維平常總是不太會耍帥,但還是喜歡跟 Flora 班上相對來說更為帥氣的男生待在一起,他的扯鈴玩得很好,唯一帥的地方大約只有扯鈴,其他時候總是顯得很笨拙,又兇,任性,卻也在學業上十分聰明。這就算是我的一份生日禮物了,對,就是這樣了。瑞雪把小小醜醜的蘋果放進包包,準備下樓。跟 Liz 老師、帶四年級的 Nelly 老師隔著透明玻璃窗點了頭,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

「擦上口紅滿好看的。」主任叫住下到一樓的瑞雪,她盈盈一笑,主任也微微笑了一下。「今天還好嗎?有哪個孩子特別讓妳傷腦筋?」瑞雪本來想說話,但想想還是什麼壞話都沒有打算說,只是中立的說,「我慢慢了解小澄了,她只是頑皮,但特別會對對她好的人感謝而變得更乖一點。阿左很會耍賴,我想要有一天把他帶好。」

「生日快樂喔!」「ㄟˊ!謝謝主任!我先離開了。」

Alex bye bye!瑞雪對英文老師也打個招呼後,終於出了補習班的門。

「我們等很久了喔!今天罰妳請客!」熱意襲擊瑞雪的衣袖,好意穿過空氣而落在她的身上,百絃指指漸落的夕陽。紅綠燈的燈號變換,自然而真正的風輕輕捲,小篤今天穿連帽 T ,「我們……來拍張照好不好!」瑞雪難得充滿感情的說。「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突然這麼愛我們?」百絃咧嘴笑。「瑞雪妳今天有擦口紅,該不會今天什麼時候妳去面試新工作吧?」小篤猜測。

「不不,現在的工作就很好了。」瑞雪,Tessa,是今天生日,但是有必要知道的人通通都是沒必要知道的人。她夾緊包包,牽著小篤百絃的手走過綠燈下的繁鬧街道。

p.s. 瑞雪的生日是 5/1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