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了

鄭偉謙

點起那燭光
光把影子拉長成為
抵達相框的橋樑
框面的玻璃仍然光亮
你挪開
還有一枚她寫下的備忘
陷入了那手抱的頭中
你到時拿出在烤爐中的雞
你習慣了
為她準備多一份
半生熟的白飯
面前那一粒粒的

像極你的,她的
婚禮顏色
那白花的裙
柔和色的祭台
中間點綴些淋濕了閃爍的花
那個夢成為一條寬敞的路
我們無視那早上露台
半棵的伸出身子的嫖客
走過
阿姆斯特丹大麻花味道的河
她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走得更遠
無憂慮的
抱著她那無法
實現的夢想
小心翼翼地向前走
廣闊的電車路
雖然躲藏
卻在她面前隱約可見
今晚她又和你
在一起
焰火搖曳像夏末發黃的的籣花
直到你久久凝望
它熄滅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