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排

雪里

1

「孫予屆?」
「有!」

「雷仄兒?」
「有!」

「連領山?」
「在!」

「藍本篤?」
「這邊!」

「OOO?」
「有來!」

桌球老師的點名使我發現我們這組的另外兩個男生依然沒有到,上個禮拜好像也是這樣。我坐在集合的體育館看台上,腳尖伸呀伸、動呀動的邊歪頭看著 4 人組的另一位──連領山,我的波浪捲馬尾側落在肩膀上。

雙打的時候就沒有辦法了。幸好目前為止桌球課程的進度還在兩人一組的練習。因為是老師掌握課程氣氛的,全班少了幾個同學,看不出來老師有沒有暗暗懊惱,反正大學的體育課誰也不認識誰,我們跟老師,歸根究柢也只有一門課的緣分。

「 50 輪!」桌球老師拍拍手掌,中氣十足的喊著。「這學期期末考只要與搭檔互推球連續 50 輪、加上 10 次 10 分的發球來做為平均!」

老師開始帶著我們做暖身操,已經是學期的中間了,公布期末合格條件太好了。連領山看起來一派沉穩,他的技巧很好,我的技巧也很好,我也很沉穩。偶爾雙打時才會一起合作的另兩個男同學,印象中也憨厚可愛。但是他們連兩個禮拜沒有到了,我想著大約要告訴他們 high pass 的條件吧,又覺得他們下個禮拜大約就會出席。

全班分成兩批輪流休息與上課,因為場地不夠全部的人同時用。連領山在輪到我們休息時突然問我另外兩個人是什麼系,我不知道,因為回答不出他的問題,我感到自己好像有點遭受目光譴責,我完全不在乎,我有我自己的做法,我待會要跟老師打聽。

「孫予屆,妳是女五舍的吧!那裡離宵夜街不是很近嗎?我有幾次看到他們兩個一起買飯,總感覺他們在課外也是朋友。」
『真是抱歉,我們在課外就不是朋友。』我把這句話嚥下去,『我的脾氣太差、個性也太大而化之、太隨興了。』我也把因而產生的這個想法壓下去。突然覺得很自責,我什麼都沒說,但是為什麼這些話語跟想法完全沒有出口就能讓我明白我對連領山因為一點欽慕而生出的莫名敵對感。

「他們同系吧,點名的時候他們是連著被提到的。」我說著,又想──我一定是沒有喜歡連領山,相比之下我還比較喜歡他們兩個,他們倆個有時練習的很暢快、很快樂,時常幫我撿桌球我也很感謝。

是可愛的男同學,沒看到他們甚至有些想念,但這大約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在白天我從惡夢中驚醒。

接下來要做什麼?突然醒來讓我感到太過無助。幾點了,那句常見的「我是誰我在哪」。只是自己一個人在寢室,音樂以中音量放出就很愉悅,但是夢裡兩個男同學踢揍連領山的情節,讓我懷疑起弗洛伊德跟冰山理論。燈沒有開,陰陰暗暗,我吐了。

我覺得很冷,明明是夏天,我卻失溫,不斷地吐又拉,棉被裡都是汗味,太可怕、太噁心了。同時錯過了我其實很喜歡的桌球課。

木棉花並不是很美的花,雖然高是它們的優點,但掉落下來就有如煮熟的鮭魚屑一般,還有些焦,踩到就完蛋。我錯過了桌球課的期末考,也聽說那兩個桌球課的雙打同學被二一了。原來是這樣。

我的病好轉了之後當然有機會走出女五舍,宿舍周圍栽種的桂花花香撲鼻,我覺得有些冷,是時令的冷,病完全好了。我今天想吃熱煮小火鍋,想到待會要去跟OOO討論一起出校喝啤酒的事情也很暢快,轉個頭我突然看到他們了。

那兩個男同學原來沒有被二一,但為什麼沒有要出現在桌球課呢?我看著他們牽著腳踏車一起走,談著、認真聆聽著,我想上前跟他們說說話,但是要說些什麼好呢?

說些什麼好呢?不過不管是怎樣的話語,樂觀的說鐵定還是辦不到。

2

「孫予屆?」
「有!」

「雷仄兒?」
「有!」

「連領山?」
「在!」

「藍本篤?」
「這邊!」

「OOO?」
「有來!」

但OOO並不是我的名字,桌球老師念錯了,雖然如此,我一點也沒有受傷,早就習慣了,糾正他人讓我感到開心,宣讀自己的名字也讓我覺得自己很重要,只是多少有點害羞……。「老師,我的名字應該唸成ㄕㄨ姝頃,聽起來來跟「抒情」歌很像,不是小豬的朱啦!」

老師抱歉了一陣,看老師怪尷尬的,不過大概是我多想,身為體育課的老師,帶的並不是熟悉的同系學生,這種狀況應該很常見。我有點緊張,我看每個人都穿的很舒適運動風,甚至算是有些隨便了,不過我今天穿的不是運動鞋,勉勉強強反省過去,過了一會兒立刻忘記,待會應該會教到有點難度的技巧……總算我踏進了半專業的桌球領域!期待。

「 50 輪!」桌球老師拍拍手掌,中氣十足的喊著。「這學期期末考只要與搭檔互推球連續 50 輪、加上 10 次 10 分的發球來做為平均!」

注意到老師的語氣是「只要」,是滿簡單的意思嗎?老師多少會有經驗者盲點,這個我從書上看來說:精通者往往會因為自身的精通而忽略擅長領域對入門者來說的難度。搭檔的學弟好像滿擔心自己能不能做好,我來安慰他吧。

從圖書館借的書快到期了,匆匆走出女五舍,與桌球課的同屆但不同系女學生打了招呼,我走的太快了,沒有注意到她今天好像換了個髮型。這樣的不確定,也滿有意思的。周圍的人有時會說我滿好相處、滿輕鬆滿健忘,不過像今天的雲彩我就不想忘記,拍了下來想上傳作為動態,看了其它身邊人的照片,又讓我打消了這個念頭,看到太多料理照,我就忘記雲彩的事情,想著趕快走去宵夜街覓食。

忘記了桌球課的合格條件,我想著要問學弟,才發現沒有他的聯絡方式。在大事情上不能馬虎,我一直是個堅持不用 SNS 的人,只加熟悉的人 Line。學弟大概是住十二舍,我很笨蛋的想著在男舍入口攔截他,準備了一盒校內比較精緻的店賣的水果塔,站著吹風。

學弟不知道會不會感到秋天很美,如果他敢說水果塔太普通了不收,我就給他揍下去,冷風中跑遠買來的啊!大事情上不能馬虎,一直是我的座右銘。我在小事上會犯錯,其實應該都沒關係。偶爾小小的介意,很快又會忘記,想到這週末可以回家了,但是又有考試接踵而來,嗯,大事上不能馬虎,雖然桌球考試比較簡單,不過凡是考試,我都要全心、全意、全力去準備。

自己的弟弟最近失戀了,做姊姊的無法回家,也會找個時間打電話跟他說說話,人生大事要記住,不過像這種的還是忘了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