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

大衛

一點鐘了
突然的害怕

只不過是睡覺
不必像個小孩一樣撒嬌
頑皮地抵抗睡意

只不過是黑色
不用擔心看不見
定必是暫時的

只不過是悔恨
不用過分地放大
也放大了失敗

只不過是回憶
不必擁抱那些假像
就像樹葉也會落下

不過你
也只不過是死亡
也只不過是一個個痛苦的夜晚
也只不過是我的名字被你砍落而破碎的心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