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三則

彭凱瑩

一、〈尾巴〉
偶爾直率
偶爾迂迴
直接反映於
看不透的尾巴
輕撫我的眉目
不自覺把微鹹的水滴沾上
牠不懂心思
只是瞬間學會安慰

二、〈第十九萬一千二百二十六根〉
都怪我
只怪我
不懂安撫你的情緒
無力安撫你的情緒
毛茸茸的背影與光禿禿的腹部
不斷梳洗的倒勾
只能抱起至窗邊
享受紫外線與懷抱的溫暖
只是你的思緒在遠方
遠方的詩偷吃狗糧
回到家中
還是咬掉第十九萬一千二百二十六根毛

三、〈三百一十五日〉
被黑色綁走
已是第三百一十五日
紫陽花總是凋萎
連尋貓啟示也褪色霉爛
身穿反光衣的工作人員撕去
連阻止也顯得無力
我知道
你是被黑色綁走
我知道
其實你已登上彩虹的橋墩
只是
不願直視
於草叢下覓到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