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hip

 雪里

喀拉匡噹,喀拉匡噹。

火車上搖晃的節奏令玄佐感到奇妙的安心,「正在前進中」,聲音彷彿說明了這件事。不過也有僅靠這節奏也無法撫慰的不安存在,要見朋友的事情…許久未見了,還能與往常一樣熟悉的笑談嗎?還記得那份舊有的默契嗎?

這樣的事情他們不知道。

沈盟,沈盟。玄佐一邊念著沈盟的名字,一邊檢查要帶給他的東西有沒有忘記帶在身邊。他順便瞥了瞥窗外的景色,啊,一片黑暗,大約是行進在隧道中,光線的遮,再一次令他感到安心。

高中時的天空特別的高,特別的遠,也特別的晴朗。可能因為那段歲月總是快樂,玄佐回想起來都是絕佳印象。班上那時負責的外打掃區域是教師大樓外的磁磚廣場。他留意到沈盟每次總是挑最新的掃把,那個時候玄佐對他有些輕蔑。老師們從教師大樓走出來的時候,沈盟跟玄佐都會跟老師問候,班上的女孩子總是對老師們依依不捨的纏住說話。成為外掃區唯二的男生,他們的共同感想是女生真是囉唆哪。

即使如此玄佐起初還是沒有把他當真正的朋友。有天揀選掃把的時候,玄佐心血來潮先挑了最新的那一支,裝作若無其事的認真掃地。正在他閃避沈盟目光的時候,沈盟什麼也沒有說,「咑」的一聲掃把頭卻與棍棒分離了。

玄佐並沒有覺得慚愧,可是確實很難為情,心中的「原來」,有了令人冒出新想法的地方。

「啪啪!」,「大家聽班導這裡,一年一班的幾個一年級因為偷翹社課,被教官發現,這一次被寬容的饒過,不過以後如果有任何自由社的人再出現,會被記警告,你們自己注意。」

聽見這句話,沈盟有些心虛。他跟程玄佐一向都是自由社的人。還有愛里。沈盟思考了諸多可能,要不要回去上社課,還是跟他們兩人說些什麼,他實在拿不定主意也不想放棄難得的這段「自由的」時光。

愛里下課後先去找玄佐說話,沈盟看見了。「我不會說出去,你們兩個也不要說出去,我們三個就要是自由社,誰管教官他們!」「妳還是放棄吧。妳不是準備要被學校推薦嗎?」玄佐說著跟走近的沈盟比了個耶。

「你怕我被記警告?那你們兩個呢?」
「我們比較沒關係。」
「為什麼?」
「因為我們兩個躲的技術比較好。」玄佐嘻嘻一笑。
「說這什麼…!唉算了!那我也退出自由社,你們兩個社員自己加油,尤其是沈盟。」愛里走掉了。

「看來沈盟你真是讓人諸多操心。」
「哈哈,其實我躲的技術根本不好。」
「你應該是零技術吧哈哈哈哈哈!」

「你特地接下來?」沈盟別有含意的挑眉。「你不退出自由社?」
「退出的話你就完蛋了吧,如果你要繼續待的話。」程玄佐直指,「你每次翹社課在教室裡看翻譯小說的時候,我在叫你你根本聽不見,如果我不留下來幫你躲,你鐵定慘。」
「我真的很喜歡看書,欸,最近有一本《灰塵花束》你知道嗎?」
「知道阿,封面很好看。」
「我推你,你接嗎?」
「接阿」

「你幹嘛要接阿?」沈盟有點以自暴自棄的口氣問,沉默了幾秒迸出這句話。
「你是指接下躲教官的工作還是接下你推的書?」
「我們真是沒默契。」
「默契這種東西就是要在自由社的時候培養的吧!」玄佐的話瞬間點亮了沈盟。

「那,加油。」
「嗯,加油。」

沈盟跟玄佐以自由社的社員為榮幸。

玄佐今天在英文小考開始的時候才進教室。他走近自己的位置,把書包放好,趁著大家注意他的時候裝作沒發現的拿起水猛灌,眼皮有些浮腫,被座位前面的衫紫發現了。

「程玄佐你幹嘛,昨天熬夜看書今天卻在考試的時候遲到,這樣不是很白目?」衫紫胡亂猜測,玄佐聽出她的口氣其實是關心,可是他沒有心情去包容刺耳的言語,「誰跟妳說我熬夜是因為看書?」

衫紫抿了抿嘴,從抽屜中拿出一小包煎餅,「拿去啦!」
程玄佐有些受寵若驚,lag了好久。

下午的掃地時間,沈盟跟玄佐默默的揮動掃把,玄佐面對其他同掃區的女生只會以古怪的方式聊天,沈盟通常溫溫的不跟她們說話。

衫紫也沒有跟其他人說玄佐有些不對勁,真是謝謝她,玄佐心想。
正心想,沈盟用掃把柄戳他。「你幹嘛?」

「我昨天晚上把一隻小鳥弄死了。」的這種話,是他可以跟沈盟坦承的嗎?應該是不吧。還不想讓這個人知道自己的脆弱。
「就,昨天熬夜處理一些事情。」
「喔。」

「刷刷!」兩個人默默的掃地,沈盟試著開始提起舊有的話題,「衫紫跟愛里好像喜歡上同一個男生耶,a little bird told me。」
該死的這種話題非得要現在說出口嗎!────玄佐心想,沈盟你繞什麼英文啊!
「喔。」玄佐裝沒事的回答,語氣卻有些不對勁。
「你幹嘛?」沈盟發問第二次。

「我…」,這種時候沈盟提到 bird ,應該不是偶然吧,玄佐很想相信不是,沈盟畢竟是好人。「我昨天撿到一隻小鳥,熬夜顧牠,可是牠還是死掉了。」

「你幹嘛?」
「什麼我幹嘛,我想救牠阿!」
「你沒聽清楚,我是說,你幹嘛那麼善良。」
「我…光有善良也沒有用,牠還是在我的手上死掉…我不是真正的善良。」

「那麼你是壞心嗎?不是吧?善良跟壞心都不是的話,你只是一個純粹的人,沒有任何屬性。小鳥也不善良,也不壞心,也是純粹的存在,把這件事放在心裡不要忘記,最後就算是你跟小鳥重疊了吧。」沈盟說的話過了一陣子才被玄佐理解。

「怎麼可能忘記呢?」玄佐小心不讓聲音透露難過。
「是阿,怎麼可能忘記呢。」沈盟溫溫地說。

「刷刷!」兩個男生默默的揮動掃把,程玄佐發現了屬於沈盟的善良,身為自己的朋友,沈盟很善良,那麼自己應該不壞吧。

九重葛靜靜的開在他們兩個旁邊。一個晴天。

沈盟百無聊賴的看著窗外,高大的樟樹看起來很乾淨,是潔淨的樹。愛里在樹影中,她成功推上想要的大學,班上還有一部分的同學正為另一波考試煎熬。

玄佐上了E大,沈盟很羨慕。現在他坐在教室的最後面一排的位置擁有自由時間,沈盟跟那些還要準備考試的同學們在教室前半苦讀。

「我現在看不下課外書……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太過放鬆,覺得心情上無法專心。」玄佐偶爾會跟沈盟這樣抱怨,沈盟聽了有點難過,他希望自己的好朋友好好利用屬於自己的時間,打 game 當然好,可是他也希望偶爾可以跟玄佐討論書。

不過不久之後程玄佐的自由時光受到班導的管理,午休時分他跟同屆先知道大學結果的同學要到圖書館幫忙。

程玄佐偶爾會趁只有自己一個人在樓下的時候打開圖書室的電腦,幫沈盟查找分析學校落點的資料,他並沒有告訴沈盟這件事。

「程玄佐,你跟沈盟滿好的吧。」衫紫有天看到他在用圖書室的電腦,湊近了說。玄佐吃了一驚想著用電腦被發現了,衫紫接著說,「恭喜你們兩個一樣成為E大的學生啦哈哈哈哈哈!!!」

「什麼!什麼、什麼、什麼!!!」雖然很是驚喜但是玄佐有些不敢相信,他想著要跑去跟沈盟確認,但是遲疑了。

朋友關係中的兩人,其實不會太習慣「激動」這樣的情緒,兩人總是淡淡的、滿滿的。

就等沈盟的消息。

榜單貼出來的時候,並排站在那前面的許多學生中,沈盟跟程玄佐站在一起。看見兩個人的名字在非常靠近的地方,沈盟突然想揍自己一拳,往後還要繼續給程玄佐添快樂的麻煩了啊!他沒有看玄佐的表情。

程玄佐看著榜單,心中的激動,壓得很快樂。壓下心中的激動早已是習慣之事,沈盟的可靠充分發揮在試題上了啊!沈盟如果溫溫的,自己也不好太著急,他其實很高興沈盟的穩重一直引導他收起自己心中對於情緒的任性。

「啊,鐘聲響了!」一個,慢慢的幾個學生,離開了榜單前面。

「現在還看的下書嗎?」玄佐問沈盟。
「閒書也完全看不下啊!」
「終於體會的到了我的心情啊?」玄佐輕輕揍了沈盟的肩膀。
「對,我們是太開心了。」沈盟這才發現玄佐原來都知道自己一直留意著他「無法專心」的這件事,並為此擔心。

「太開心了那就好好玩啊!」
「噹噹噹噹!」
「程玄佐,已經要上課了啦!」沈盟露出難得的笑臉。

喀拉匡噹,喀拉匡噹。

沈盟也在另一班前往與玄佐見面的火車上。他很安心。正留意著手機上跟玄佐的對話,「你幹嘛緊張?你又不是喜歡我。」「不是我是期待跟你的見面可是怕我跟你之前想像中的不一樣!」「過個一年沒有差別,你是純粹的存在。」

程玄佐在自己的那頭看著螢幕,心想沈盟也是一樣的溫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