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指

雪里

踩著有著幸運草在其中的冰塊階梯
登上夕陽的鼻尖

拋撒夢想的砂糖
落在雪國的女兒戒指上

手腕是那樣的永永遠遠
高明且純潔直到執起艾草精靈的手

落下的不會是重的東西,輕的東西也會落下
在唇瓣上

裙子下面一直都會是褲裝,取悅自己,孟婆湯灑上裙子時
還有可以逃跑的好看腳步

擰著頭髮,鞭笞著殘酷童話的結局,迎來的將會是那雙紅舞鞋的踏法
不是說好要好看的嗎?

玩偶的眼神中不會有鬼,如同在平面照片中我也是那樣對著你笑
笑容中間,有什麼聖潔的花語,是一躲笑容呀,躲著貓貓

想的透了卻也沒有從前那樣從容的安穩
以響指彈出魔法,魔法讓你睡好,我呢?會在你的旁邊捨棄自己的安穩

倒著念也能說出故事的那人,虛假的騙子,我卻餵他蜂蜜,他生病了呀
由我來,就由我來治癒捧著自己靈魂之火的人,把它吹熄就沒事了

雪國的借指借給我吧,上面有糖,再一個響指,對著冒充的鹽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