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想

 高潤清

天空藍的如此熱情
人們深怕被燙吻
躲在冷氣房裡
想彩繪一幅
秋夢

窗外交織的樂曲
始終爭議不止
聽來很無趣

想那山裡節奏多奔放
有高音、低音與二重唱
輪番上陣
偶爾驚動山雷
氤氳騰漫
嘩啦起,滴答響
架來虹橋說浪漫

涓涓流,溝水清
來到溪床潺潺汩汩去
哪知天邊晴空半片黑
是誰驚嚇不敢唱

一朵層雲入畫框
民國109年7月19日晨9時寫於環西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