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年蝦米

小害

橘色煢煢
像雪埋去了扶桑
未見花蕊亦待不到結果
一瓣瓣綻放都是雪花留痕
躓踣在一場洪水之後
呈露蜷縮的軀殼

輪迴復輪迴,一圈
一圈的,哪一些是甘甜
哪一些是迷妄
連頭接尾任由時間鬆開
變質了仍餘多少重量
沙沙、啞啞、芸芸
我既不是頑童,何以
又偷偷找住了
一把味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