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滅頂之災

鄭偉謙

五金工友
他流血,悄悄地
腫得像
幾顆葡萄
唯一的清涼
一股撲來
的天拿水味
用來釀造美酒

紫葡萄
在沉沉黑夜
那酒和月亮對襯
更美更含糊
更朦朧更蒙羞

在街中走了一會兒
街上一隻
瞎了眼的棕黃花貓
把貓飯
撿給它
有吞拿魚
有小孩玩的玩具
有夢想

貓再嗅了嗅就走了
把尾扯得直畢

然後
在凌晨三時的
快餐店
座位任君選擇
找六尺大床
捧睡下去
心臟放緩
慢慢的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