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

丁智逸

無色無味的恐懼
經由鼻孔耳孔毛孔
鑽進我的四肢
直至每一條神經線淪陷
它將頸部肌肉牢牢的握緊
又用音頻幅射出更大的驚懼
將我整個軀殼被倒空

我從口中吐出一顆門牙
喉嚨便立即被注射麻醉劑
在無知未知不知的情況下
那怕眼前的
是一個黑影
是一道閃光
是一把聲音
彷彿都是牛頭馬面所發出的通行證
引領我到不明的地方裏去
我胡裏胡塗
只管點頭說是
白布蒙眼的情況下
體溫正在不斷下降
顫抖的舌頭在左右舞動
一隻粗壯的手隨即將它拉出
任它埋葬在黃土堆中

隨著麻醉劑的藥效擴散
體內的白血球
皆告失守
如今
我的體溫急降至零度
除了心臟仍在跳動
身體的每一個部份
恐怕都四散於在
哥連臣角的各個樓層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