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

陳默

當白雲
被染成血色
腐蝕着人民的草屋
任由血雨沾污良心
陽光再也無法指引下代
只有最近的鳥看清末日

當風兒
也控制不了方向
多了一層霧氣
對人性下起最後通牒
牆外是血和罪
呼吸再不是必然

提起一人的傘
擋不住謊言
提起一人的手電筒
照不穿黑暗
微光與微光相擁
便明亮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