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的本能

葉子

夜更深了,履帶碾過平整的大地
燙平一城人的良知。亡魂,白色的
亡魂在一旁哽咽著血肉的殼。嗑出紅色的
謊言。漫過的大地,都種出愚昧和無知
在那一天,黃河的水蓋上白色的布,長蛇的
身體刻滿了純真的名字。不能留下,就流出
大海,大海中有一個港口。每年都用燭光照亮
燃燒的火光中有燭淚,和永不能兌現的
思念。如果有腳,便會踩在圍城上
踹淪陷區的一個,綠鼎。鼎足圍起長城
圍城無缺,完整的鍋煮溫水中的
蛙,終日紛嚷:「這湯水不正正是溫泉嗎?」
搖頭嘆息「不知足的年青人呀!」
渴求飛翔的鳥、憧憬大海的魚
自由流動有罪,人就犯法
因為是血液的本能,不能流動
就在阻塞中爆發

嚴寒中,毒蝎可以大聲喧嚷厥詞,寡廉
在大氣電波中傳播,每一粒原子
都炸出血液的本能。生而為人
若要堵塞流動的活水,死水
就會沈默中沸騰。黑色的
洪流要圍堵人民,有鐵馬
衝入人群,踩死一個
八歲的女孩。有火燒
斷理智的保險絲。有鬼
在天台的角落    收割新鮮的血肉
真相會出現,遲早。只是一把
斷了胡琴的弦仍然忙著
割斷頸子。血,滾了,用鐮刀造鼎
不再煲以溫水,而是燙得燒人的血
那白皮黑字的書是空文,那白紙黑字的聲明就算歷史
文件。和諧安穩也就如紙,薄得割手
滲出的血浸滿車廂    無知是無良知的簡稱    沐浴在
血液中    造著自欺的美夢    睡著的豬也就指責人打破他
一頓收成的晚餐    我祝他是猶大遠離眾人的那一餐

若眾生蒙混,就任暴君敲出的專橫,橫過
寸寸骨頭,教灰燼散落無邊月色中
不必再分白色的和銀色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