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情人

楊冰峰

你像一件縐巴巴的褪色衣服,
高傲的眼神變得畏縮,
乳房在群山中成了矮塚。
為了避開人群你總往低處望,
你曾經漂亮的腰桿和大腿,
像收割後的玉米樹,
在荒野中靜靜地等待,
黃昏和鳥鴉歸來。

我的眼睛仍年輕,
甚至比十四歲時鋭利,
我的目光常從你的髪際掠過,
到達遠方。
看着從蘆葦叢中游出來的水鳥,
我猜想那一隻是鴛鴦那一隻是天鵝。
池塘的水紋一圈圈地擴散,
像天空向群鳥撒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